当前位置:我要去企查查科技有限公司奇闻一次争吵!84岁老人亲手勒死儿子
一次争吵!84岁老人亲手勒死儿子
2023-03-07

又一个悲剧。

对小林麻理子而言,6月28日大概是人生最不想回忆的一天。

那一晚,她与儿子洋一再次发生激烈争执。

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争吵。

喝到烂醉的洋一,用最可怕的语言刺激着她。

不久后,洋一昏睡过去。

身心俱疲的麻里子,看着满身酒气的儿子,心情复杂。

自从儿子失业后,就窝在家里。

生活的一切来源,都落到了她身上。

清醒时,儿子整天躲在房间里。

喝醉后,儿子会变得暴躁,没日没夜和她争吵。

活了84年,她历经艰辛。

却不料,在最应该享受天伦之乐的年龄里,被59岁的儿子压垮。

晚上10点左右,

麻里子勒死了洋一。

过了一个小时后,她拨通了警察局的电话:

“我杀了我儿子。”

我无法想象,麻里子下这个决定时的心情。

一位母亲,竟能将供养多年,视若珍宝的儿子杀死。

但麻里子不是个例。

在日本,同类型的案件正在逐渐增加。

而这些悲剧背后,一个可怕族群的真面目,正被揭开。

它的名字叫,

蛰居族。

何谓”蛰居族“?

——像动物一样,冬眠在某个地方,几乎不出门超过6个月以上的人群。

据日本内阁府统计,2010年,

日本蛰居族已超过100万人。

然而8年后,这个群体的数量已经翻倍。

据日本精神病专家,斋藤环表示,

2019年,日本蛰居族人数估计已超过200万。

图:神崎雅宏的日常

纪录片《蛰居族》里,第一次全面展示了,现实生活中,蛰居族的生存现状。

他叫神崎雅宏。

39岁。

蛰居9年。

他居住的租房里,几乎塞满了杂物。

因为杂物太多,他只在固定的地方吃饭,吃完后就回到固定的地方躺下玩电脑。

他几乎不出门。

父母每周过来一次,给他带来食物,然后把放了一周的碗筷收走。

他表示:

“父母到来,就是想看我是不是还活着。”

图:佐藤优太的担忧

另一个蛰居族。

叫佐藤优太。

他在大学时,被确诊为“社交恐惧症”,而后开始了长达20余年的蜗居生活。

与外界格格不入。

无法融入社会,成为一个”正常“的职场人。

他只能靠父母供养而活。

被问到未来,他很绝望:”蛰居族失去父母庇护的话,是无法生存下去的。因为没有庇护的话,我们就会死去。“

听来十分荒唐。

但在日本,这样的情况正在真实上演。

图:北京时间

2019年8月,NHK追踪报道过一个悲惨新闻。

一个叫伸一的56岁男人,被发现死在家中。

不是患了病。

也不是意外。

而是,

因为饿死。

因为多次高考落榜,伸一高中毕业就出了社会。

又因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,频繁辞职,最终丧失信心,窝在家中。

一窝就窝了30年。

30年来,他的生活全靠父母供养。

后来,父母双双病倒。

直到离世前,父母还在担忧着,毫无生存能力的伸一,该如何活下去。

父母离世后,伸一靠着社工救助存活。

有一次,社工因为繁忙,隔了10天才去探访伸一。

不料,却发现他已经饿死在家。

可悲的是,即便生命垂危,伸一依旧没有踏出家门。

你也许认为,蛰居族是活该。

但其实,蛰居族的出现,隐藏着日本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。

蛰居族并非天然存在。

相反,他们大部分也曾是一个健康的人,对未来有过无限期望。

不幸的是,他们生不逢时。

图:《老后破产》

在日本,有一个以年龄分割的特殊群体,叫做「团块世代」。

他们生于1947年至1951年。

曾是日本最骄傲的

“经济发展推动者”。

人口约有1000万。

当时,日本经济正步入高速发展,遍地都是机遇。

只要愿意付出,几乎都能赚到大钱。

每家每户都能买车买房,生活非常富裕。

然而,超速发展却撞了车,过度吹嘘的投资热潮将日本经济推向覆灭。

1986年,日本迎来泡沫经济年代,经济迅速倒退。

惯于安逸的人们,几乎没有抗风险意识。

生活也随之一夜倒退。

图:《老后破产》

纪录片《老后破产》中,日本内阁府说出了一个惊人真相。

「团块世代」并不富裕。

在这1000万人中,

20%的人存款不足100万日元。

图:《老后破产》

原本,存款少也不是大问题。

如今,「团块世代」也已经步入老年,按道理也能靠儿女帮补,过上安稳晚年。

图:《老后破产》

然而,现实是残酷的。

与经济紧缩搭配而来的,是严峻的失业潮。

受到影响的,除了「团块世代」,还有他们正值壮年的子女。

据日本政府统计,28.7%的「团块世代」需要照顾老人,还有31.7%的甚至要支援子女。

「团块世代」所处的是最为艰苦的夹心层。

“上有老,下有小”的状态,让他们一辈子都在为生活奔波。

纪录片《老后破产》中,一对年过六旬的新美夫妇,说出了难处。

夫妻俩在经济腾飞时,一直勤勤恳恳工作。

23岁时,两人收入都不错,于是组建了家庭。

然后,迅速有了2个孩子。

有车,有房,有不错的收入,一家四口过得十分惬意。

后来,两个孩子都成了家。

这个家族逐渐壮大,新美夫妇以为,他们会就此安度晚年。

图:《老后破产》

但过了60岁后,生活发现了突变。

儿媳意外离世。

儿子被裁员,举家投靠他们。

图:《老后破产》

67岁的丈夫,只能再次投入工作。

家庭的重担,再次落到了这个老人的肩上。

然而,不管如何努力,家庭的收支依旧面临严重赤字。

图:《老后破产》

儿子也在失业潮中,被迫啃老。

他原本是公司一名中层职员,收入足以支撑自己的小家。

但如今,却连温饱都成问题。

图:《老后破产》

新美家不是个例。

相反,这是日本如今最常见的家庭模式。

也是蛰居族蔓延的前身。

同样是纪录片《老后破产》。

据日本劳动力调查显示,

与父辈同住的子女数量已达308万。

其中,收入不稳定的占51万。

而失业或打散工的,高达63万。

这部分人年龄均在35-44岁间,正是一个家庭的中坚力量。

图:《老后破产》

中年失业。

这个打击足以摧毁一些人的余生。

一方面,市场价值骤降。

如果不是实力过硬,公司压根不会考虑中年职员。

因为,又贵又难调教。

另一方面,精神压力大。

试想,你把人生最好的时光,奉献给了一家公司,但换来的却是残酷的淘汰。

这种落差,能压垮太多人了。

图:《蛰居族》

比如,前文的神崎雅宏。

他曾是公司里,一名兢兢业业的基层员工。

但在失业潮中,他失去了工作。

后来,不管他如何努力,都找不到工作。

渐渐地,他产生了逃避心理,不再愿意接触外界。

最后,才成了靠父母供养的蛰居族。

图:《无缘社会》

蛰居族会对现实产生巨大的厌恶。

他们认为,自己是被被现实生活淘汰的人。

于是,一退再退。

从一个屋子,到一间房子,最后到一张床。

图:《无缘社会》

他们还会失去面对面的社交。

先是退到虚拟社交,却发现只要和真人对话,就会被伤害。

最后,他们的世界里,只剩下“称心如意”的AI。

图:《无缘社会》

为了应对失业潮,政府设立了相关补助。

但这份补助,却成了压垮蛰居族的最后一击。

没了工作。

混吃等死。

宛如废物。

人生,就此完全失去价值。

图:《无缘社会》

纪录片《无缘社会》里,一个44岁的男人自杀了。

他原本有一份正职。

后来,在失业潮中被辞退。

他不放弃,又找了一份派遣工。

但最后还是被辞退了。

他彻底失去了人生意义,在绝望中选择了一了百了。

可怕的是,这样的情况恐怕会蔓延至未来。

因为

年长的人无法退休。

就业岗位就会被霸占。

没有经验的年轻人,也难以顺利进入职场。

纪录片《无缘社会》中,给出了一个日本政府统计的数据。

约有60万日本年轻人处于失学、失业状态。

年龄在15-34岁。

代表着,日本的未来。

图:《无缘社会》

这些孩子多数来自贫困家庭。

父母被困失业。

或是打着散工,勉强过日子。

一个高三的男生,希望去专修学校学习。

但看着父母为生活焦头烂额的样子,他无法说出口。

最后,他放弃了这个愿望。

连带一起放弃的,还有对学习的热情。

图:《无缘社会》

升学无望,他便打起了散工。

希望帮补家用。

最后,因为频繁缺席,他被学校退学了。

图:《无缘社会》

另一些学生,好不容易熬到毕业。

他们希望,通过学校引荐,能够成功找到工作,顺利进入社会。

但现实无比残酷。

因为学历不够,他们连便利店店员都很难应征上。

图:《无缘社会》

这个时代的日本年轻人,要面对的考验更加严峻了。

父母离异。

家庭贫困。

就业岗位稀少。

全都像一座座大山,压在他们小小的肩膀上。

他们只有十几岁。

但日本的社会现状,容不得他们拥有十几岁的矫情。

他们必须迅速长大。

才有可能,在动荡的社会中,顺利活下来。

不然,只能沦为蛰居族的一员。

图:《无缘社会》

写到这,我连连叹息。

蛰居族的出现,带着太多无奈和心酸。

他们中可能有活该的分子。

但大部分都不过是,日本泡沫浪潮下的牺牲品。

他们拼了命在社会上谋得一个位置。

却发现,不管如何努力,都躲不过被淘汰的未来。

图:《老后破产》

犹记得,在《老后破产》中的一个老人。

他已经69岁。

却为了要照顾97岁的母亲,在退休后重新开始工作。

他失望于自己的无能。

既无法帮助失业的儿子,又无法给予年迈母亲该有的安稳。

面对镜头,他沉默许久后说:“如果到最后,钱都花完了,我可能会想到自杀之类的事情。”

他的脸上,满是皱纹。

岁月磨平了他的精力,也磨平了他对生活的盼头。

而这只是日本的开始。不是结束。